宅家让家务“性别战争”加剧

近日,中国妇女报官方微博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:疫情期间,在家务方面夫妻是否实行合理分配或轮岗?结果显示,除部分家庭能按各自的工作间隙分配家务,大多数家庭的家务没有分配,主要由妻子完成。有网友留言:“女性自出生时起,就被定义为主理家务的人,疫情只不过是将男女同时困在家里,让这种角色感更明显。”“每当家庭矛盾爆发,大家一致默认调和矛盾的任务是女性的,如果你不做就是你的错,我家就是,每当矛盾发生时,爷爷和爸爸坐在一旁就当没听见一样。”……

疫情让很多女性双倍承压,除了工作,还要面对成倍增加的家务劳动、照顾监督上网课的孩子、“闷”在家里随时激化的家庭矛盾……

被疫情打乱的家庭模式

林蕊是北京一所大学的老师,有两个孩子,一个读中学,一个读小学。这段时间,受疫情影响,家政阿姨不能上门。林蕊要一边盯着两个孩子上网课做作业,一边要完成自己所带科目的备课和直播授课,还要买菜做饭、整理家务……复工后的丈夫回家也帮不上什么忙,两个月来,她身心俱疲。前几天,老大学校进行了第一次阶段测试,平时成绩良好的孩子,这次测试成绩一落千丈,林蕊因此也焦虑万分。

同样,42岁的陈瑜也正被家里的关系弄得一筹莫展。

在国企做管理的陈瑜对14岁的儿子倾注了很大心血,可儿子自从上初中就开始叛逆,成绩越来越糟。疫情期间,见“宅”家的爸爸每天不是看电视,就是刷抖音,他的游戏也玩得有恃无恐。线上开课以来,陈瑜已多次接到儿子班主任的质问:孩子为什么不进课堂?为什么不按时提交作业……更让陈瑜崩溃的是还要处理与婆婆的关系。

婆婆春节前来京,原本打算过完节就回去,赶上疫情,无法回乡。婆婆与陈瑜在诸多问题上有分歧,如教育孩子,陈瑜要管,婆婆要护。陈瑜让丈夫去干点活儿,婆婆总是站出来说:“这家务活儿本来就不是男人干的……”每当此时,婆婆看向陈瑜是满眼的责备。

最近,容燕正经历着一场体力和心力的双重考验。早晨8点,她做好了两餐饭才去上班。上初三的女儿早晨7点多就开始上网课,孩子学习负担重,每餐都不能将就,所以容燕每天早晨6点多起床,填完学校要求上报的各种报表,就开始为孩子准备早、中两餐。晚上到家又一头扎进厨房开始忙。通常丈夫到家要早一些,但回到家不是喝茶就是看电视。容燕说:“在家务面前,他永远是这般‘稳如泰山’。以前还参与一下,但活儿干得实在不敢恭维,做顿饭厨房搞得像战场,灶边和洗菜池里浪费的食材足够我们娘儿俩吃饱……还从不善后,渐渐地也就不指望他了。”上了一天班的容燕满脸疲惫。

对“密集母职”的考验

一场疫情考验了整个社会,也考验了每个家庭。

疫情发生后,许多家庭中的女性背负了太多责任,她们像超人一样在职场和家庭间用力奔波,遇到的压力与日俱增,多种问题交织在一起让她们疲于应付,消耗的不只是体力,还有心力。

若在平常,学校是学习的地方,单位是工作的地方,家是休息和生活的地方。每种不同的身份和相应行为都被空间和时间明确区隔。而现在,孩子在家上课,家长在家办公,没有更多独立空间来清晰区隔,所有的功能都被压缩在同一空间。就像林蕊,几个月来就在大学老师、孩子“班主任”、妻子、母亲、保姆这些身份间随时切换,而切换本身就需要消耗能量,每一次打断和重启都是一次耗能,这自然会衍生出疲惫、不安、烦躁甚至愤怒的情绪。周而复始,新旧情绪交替叠加,就把人代入一个压力循环中。

中国妇女报·中国妇女网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家庭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沈奕斐教授。沈奕斐表示:“以前,我们总有一种错误的认识,认为随着科技发展,家务劳动变少了,女性解脱出来了。其实研究发现,家务劳动并没有变少,甚至是越来越多了。比如:有洗衣机了,但我们的衣服比以前多多了;以前吃得简单,炒一两个菜就好,而现在却要色香味营养俱全,还有中西餐之分。实际上,家务劳动并没有减少,之所以觉得减少是有两个原因:一是有老人的帮忙,二是家政人员的出现。我在大量研究中发现,女性在家庭领域的解放并不是因为男性参与了家务劳动,而是因为两个‘让渡’:一是年龄层的让渡,即老人承担了部分家务。第二是阶层的让渡,即保姆的参与。而疫情期间,老人被隔离在自家,家政人员也进不了门,问题就显现出来。”

“其次,在育儿方面。现在的育儿文化呈现出‘密集母职’,女性就会变得非常艰辛。尤其在疫情期间,我们要反思密集母职,倡导合作育儿模式。育儿不仅是妈妈一个人的事,爸爸也应参与其中,比如。孩子网上教学的一些技术性问题,更需要爸爸的参与。另外,压力面前,女性要学会善用资源,家庭的压力不应该只有自己来承担,应该形成一个合作机制,可以寻求丈夫和长辈的帮忙,但在育儿方式上要做到与祖辈求同存异,权、责、利相一致原则,这样既能减少家庭矛盾,又能更好地分担家庭责任。”

在“不均等”中调整压力导向

以上几个家庭丈夫们在婚姻中的状态,并非个案。有人说,能不能和丈夫定好合约,规定好各自负责家务的范围?心理咨询师、高级婚姻家庭指导师梁朝晖告诉记者:“如果是婚前,这招管用。如果结婚多年,不仅不管用,作为考核方的妻子,难给丈夫干家务的KPI打高分,轻的惹一肚子气,重者伤害感情。”所以,如何在“工作量”严重不均等的家务分配中找一个平衡点,梁朝晖给出了几点建议。

第一招:不求完美。目前是一个特殊时期,饭菜在保证营养的基础上,适度简化;家庭卫生接纳凌乱的干净,环境舒适即可。为此不要有内疚感,也不要迁怒于他人,告诉自己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生活。

第二招:借助科技。目前各种家用电器很多,如洗碗机、扫地机器人,经济实用,还可以解放劳动力。大部分男性不爱刷碗,但他们多爱操纵机器,这个分工给他,一般都能完成。

第三招:科学筹划。有人说一天就忙活做饭了,什么也干不了。可在周六日多做出些饺子、包子等熟食,工作日的三餐简单做个菜,会节约很多时间。人的愤怒有时是因为劳累,适度给自己十几分钟休闲时光,喝杯茶、做几个拉伸,愉悦就会刷新坏情绪。

第四招:技巧求助。可以让配偶或孩子帮助自己干家务,尤其是孩子。别想孩子只要学习就行了。不懂生活,不染烟火气的孩子很难幸福。求助的技巧,一是说好话,如:能帮帮我吗?二是明确任务,如:把垃圾倒了!(语气要温和,任务要具体,不能说一天什么也不干。)

一个家,想要变得温馨而有活力,需要每个家庭成员付出与爱的“软投入”。家务是每个家庭绕不开的存在,脱离家务,就脱离了婚姻的细节,只有正视,才能营造出一个真正的“家”。夫妻一定要懂得:家务是爱的载体之一,因为真正的浪漫就在柴米油盐中。(记者 张萌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rassmonkeysdk.com